网站地图
所在位置:首页 > 清风苑 > 正文

水之诗

发布时间:2014-09-10 13:46:57      来源:《都江堰历代勤政廉政诗歌选》       
摘要:选自《都江堰历代勤政廉政诗歌选》。

水之诗

当代•王国平

 

水存在的价值在于滋润 

而流动 是它唯一的生命方式 

 

水从山上来 水从白云之间来 

水行云流水般的从山上流下来 

无拘无束的流 不紧不慢的流 

洋洋洒洒 风度翩翩的流 

水在林中漫不经心的散步 

水在农事深处歌唱劳动与丰收 

水说 我不需要路 哪怕一条 

路是前世的福根 

路是今生的祸根 

 

水说 水其实什么也没说 

说话的都是它的速度 流向和子民

水说 我什么都不能说

我一开口就要打破许多

我要在这个季节里坚守最后的沉默

但是我的语言永远丰富

比如芳草 树木 牛羊和稻香

比如干净的民谣 健康的人类

比如燃烧的火和浓烈的酒

比如弯曲的 日渐丰腴的炊烟

还有那些鲜活的 散文诗般的鱼群

这些优美的语言和忠实的子民

他们把一生都交付给了我

他们夜夜都将穿过我巨大而透明的腹部

 

但是当那些带着斧迹和锯痕的木头

从上游泪流满面的漂下来时

当那些可爱的精灵们在说中翻出肚皮时

水呵 沉默的水 温顺的水

此时你是在咆哮还是在低声的呜咽

我只听见你用你柔顺的手

给了1998年的夏天一记响亮的耳光

而在千里之外水天相接之处

盛装的楼兰姑娘正头顶着干渴的瓦罐

在一碗清水的边缘

虔诚而优美的舞蹈

 

水总是往低处流 水从不自卑

谦虚的水 最低下的或许就是最高尚

啊 大地沦陷 江河隆起

我看见那些苍茫的水

 

我看见那些饱含生命力的水

像我们澎湃的血液一样在高山上

盘旋 奔腾 爬升

达到自己灵魂党的另一个高度

水固然是从山上流下来的

但这时候 水 便高过了山

高过了万物

我那冰冷的十指深入了水中

 

我感觉到了水的温度无可挑剔

水的骨骼坚硬 水的肌理细密

水的速度无可比拟且难以描述

水一去不返 但水说

一千年之前我来过

一千年之后我还会回来的

我只怕回来时已找不到来时的路

我只怕回来时这里已没有路

我的眼眶中也有一股水流下来

流过我黄色皮肤的脸庞

那是另外一条黄河

我怕它也会在哪一天断流

我怕它也会一不小心就被岁月的大手

轻轻的揩去

只留下一些突兀的风四处奔走

 

我只有仰望 踮起脚尖向更高处仰望

站在复兴街36号门口

远处的雪山拉直了我的目光

我预感到了水的高度

它让我们的灵魂不可企及

 

[作者简介] 王国平,1976生,四川江油人。知名诗人、作家、青年学者。现居四川都江堰,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都江堰:两个世纪的影像记录》、《现在的我们——5•12大地震都江堰幸存者口述》《挽歌与颂辞》《琴歌》《南怀瑾的最后100天》等。作品曾入围全国鲁迅文学奖,荣获第十一届四川省“五个一工程”奖、第六届四川文学奖等。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都 江 堰》
下一篇:《大扫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