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所在位置:首页 > 清风苑 > 正文

家有好风︱爱“干净”的妈妈

发布时间:2019-01-28 14:12:59      来源:都江堰市纪委监委       
摘要:作者:市民宗局 贾琳

我出生生长在向峨,上点年纪的人都知道,以前那是一个产煤的地方,煤也是我老一辈人生活的重要来源。我家也不例外,家里开了一个蜂窝煤摊,每天把煤粉打成块,卖给附近的乡亲。小时候,每天放学后,我都要去帮着大人去打蜂窝煤,掏煤粉、搬煤块……整天弄的浑身乌黑,同学们都经常叫我“小煤球”。

因为爸爸有其他的工作,整个蜂窝煤炭全靠妈妈一个人撑着,妈妈是一个永远不知疲倦的“永动机”,整天从早忙到黑,还是一个爱干净的人。我一边打着蜂窝煤,她在一边嚷嚷“贾琳娃,你怎么又把煤渣弄到鞋里去了”“贾琳娃,注意点袖子”。并且,她常说,“精神的干净是最重要的,做人要堂堂正正、光明磊落”,更一直按照这个标准对我言传身教,记得有一次,难得下了一场大雪,就在我们快要收摊吃饭时,经常来买煤的李大爷来了,他走后,我发现煤堆边有两张“红票子”,我眼前顿时一亮,边急忙跑向妈妈,心里想着,“捡了200块,我一直想买的洋娃娃终于有着落了”。但给了妈妈后,她同样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嘴里嘀咕着,“这一定是李大爷丢的”。

日子就在这平淡中溜走了。我也靠着妈妈打蜂窝煤赚下的辛苦钱、干净钱,上了高中、上了大学,并很荣幸的考试成为了一名公务员。

公务员成绩出来的那天,妈妈很高兴。吃过晚饭后很神秘的把我拉到蜂窝煤堆前说,“贾琳娃,帮我再打一次蜂窝煤吧”。我一愣,还是满口应承下来。

一小撮、一小撮煤粉,一遍遍、一遍遍塑模,一次次蹲下然后站起来。整个过程妈妈只是看着我笑,没有多说,慢慢的,我的衣服袖子、裤脚,最后甚至脸上都沾满了一道深、一道浅的煤灰。妈妈看着我大笑,指着我的鼻子说,“我的幺女又成了小煤球喽”。然后拉着我进屋,让我赶快洗洗。

回到屋里,妈妈突然变得很严肃,她看着我一点点把煤黑色洗掉,最后拉着我的手说,“幺女,知道为什么让你帮着打蜂窝煤吗?”我纳闷的想了想说,“是让我记着以前的苦日子吧”。“嗯”,妈妈点点头,“是,也不全是,你现在是工作的人了,并且是公务员,是干部”。看着我还是很纳闷,她接着说严肃的说“就像我一直说的,工作后一定要走的正,干干净净,就像打蜂窝煤,只有时刻注意到,才能不弄脏了衣服”。我点点头,看着她,想着爱唠叨的妈妈好像说了一个很深沉的道理。

直到参加工作多年后,我时常回想起妈妈的当初的话,干净永远是最重要的事情,并且只有时刻注意到,慎独慎微,才能永远不弄脏衣服啊。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家有好风︱爷爷的日记
下一篇:家有好风︱我的家风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