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所在位置:首页 > 清风苑 > 正文

【原创】父亲的书柜

发布时间:2019-09-19 10:40:14      来源:都江堰市纪委监委       
摘要:“分享小家故事·传承优良家风”主题征文活动获奖作品选登

小时候,父亲是一名中铁二局的工程师,作为“共和国长子”中的一员的他在我童年记忆中总是处在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状态,在交通不便的90年代一年也回不了几次家。作为单亲留守儿童,父亲不在身边时我和父亲交流的方式主要是有两个,一个很常规,就是通过九十年代开始普及普通家庭的红色座机电话;另一种则显得异常奇妙,那就是通过父亲的书柜。

书柜?难道我们家书柜里有一台类似于《机器猫》里大雄抽屉里那样的时空机吗?非也非也,看官且听我慢慢道来。

因为爷爷、奶奶都是教书匠的缘故,父亲少年时代在爷爷无所不在的教鞭下半是被迫半是爱好的读了不少闲书。可长大后他阴差阳错的成了一名工科生,少年时代的文学爱好只剩下一个常被奶奶茶余饭后拿来取笑的作家梦和一柜子古今中外的旧书。这些旧书装在一个漆成绿色的大柜子里,少儿时代的我常常需要搭个小板凳才能够得着。书柜里的书有两个特别显著的特点,首先便是价格便宜得令人发指(书是70、80年代购买),一本几百页砖头那么大的《红与黑》封底标价2块8。法国作家左拉的名著,上下两册的《萌芽》也才4块钱。除了便宜,另一个特点便是每本书上从目录到内容常常有密密麻麻的勾画、标注和笔记。正是书柜里那些书以及书中那些勾画和笔记,让我们父子两有了最为奇妙的沟通方式。

这样的沟通方式像是神奇地隔空对话,每当我钻进那绿色的大书柜打开一本书便仿佛打开了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而父亲则在门里等着领我穿越时空、周游列国。第一个令我印象深刻的世界是《红与黑》中拿破仑时代的法国,在那个世界我看到了19世纪30年代欧洲教会、军阀、官僚的腐败和黑暗,看到了主人公于连在残酷现实和浪漫爱情中的挣扎,最后一幕女主人公玛格丽特将爱人于连的头颅埋葬在墓地时的极致浪漫让少年时代的我落下了眼泪,这个时候父亲则以批注的方式出现在我面前,苍劲有力的笔法写到——“人在大时代中如蝼蚁般存在,而人性的光芒却总是闪耀。”这样应景的话语总是能让我适时从情节中走出,认真思考情节之外作者更为深邃的思想。从那以后我一有空便钻进书柜寻找父亲的踪迹,我和父亲在海明威的《老人与海》中共同见证主人公“圣地亚哥”战天斗地的硬汉精神;在《雾都孤儿》中为孤儿“奥利弗”的悲惨命运捏一把汗;在《高老头》中痛骂资产阶级的虚伪、自私和无情,在那些奇妙的日日夜夜,在那个我记忆中巨大得可以容得下无数个平行世界的绿色书柜里父亲以这种奇特的方式带领我领略了无数爱恨情仇,这成为了我日后人生最宝贵的记忆之一。(作者:李文峰 都江堰市公安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