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所在位置:首页 > 清风苑 > 正文

希望和光明

发布时间:2020-02-25 15:48:19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张思思
  鲁迅曾经说过:“希望是附丽于存在的,有存在,便有希望,有希望,便是光明。”在抗击疫情这个特殊时期,无论前方的道路有多少坎坷荆棘,都阻挡不了我们前进的脚步和必胜的决心。我们相信黎明终会到来,太阳照常升起,这是希望和光明,也是我们在这个世界上行走的动力。日前,记者邀约三位书评人网上读书,他们分别就《中国疫苗百年纪实》《无规则游戏:阿富汗屡被中断的历史》和《动物知道人性的答案》,讲述了其中蕴含的希望和光明。
  历史照见未来
  记者:回顾历史,天花病毒引起的烈性传染病,曾给人类造成了严重危害。在人类征服天花的历程中,成功分离出天花病毒,并为我国预防和消灭天花作出卓越贡献的人是齐长庆。《中国疫苗百年纪实》对这段历史有详细的讲述。请您谈谈本书有哪些启示?
  赵林:近段时间,很多人经历了守候与等待,有过恐慌,有过焦虑。但是读过《中国疫苗百年纪实》这部讲述现代中国在“防疫战场”上的代表性重大事情与人物的著作,可以让我们对抗击疫情更加充满信心。战胜疫情,拥抱希望。同时,更会使我们对当下疫情有不一样的视角和新的认识。
  正如毛泽东在《实践论》中所说:“感受到了的东西,我们不能立刻理解它,只有理解了的东西,才能更深刻地感觉它。”1954年,新中国成立仅5年,鼠疫、霍乱就得到了有效控制;1961年,新中国成立12年,天花被消灭,而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全球消灭天花是在1979年,我国整整提前18年。从1978年至2014年,全国麻疹、百日咳、白喉、脊髓灰质炎、结核、破伤风等主要传染病的发病率和死亡率降幅达99%以上。作者写他小时候家乡一带,一个是麻子多,一个是瘸子多。然而,不知从哪一年起,中国就很少有人变成麻子了,也很少见到有人因患小儿麻痹症而变成瘸子。
  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中国疫苗科学家们为国为民的奉献。“世界衣原体之父”汤飞凡,在废弃厕所里坚持科技攻关的武汉生研所总技师谢毓晋等,不胜枚举。他们的精神同样能在今天抗疫一线的广大医务工作者身上看到。
  战胜疫病是综合因素作用的结果,但最大的因素是全国一盘棋、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防疫并不是单纯的科技问题,而是与政策密不可分,只有执政为民的党和政府才会真正重视防疫。本书作者母亲在书中说的“还是共产党有狠(方言,厉害之意),连麻子都没有了”,语言朴实,但说到了根上。
  历史照见未来。我相信,有党中央的坚强领导,有全国人民众志成城,有科学施治,我们一定能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
  重见曙光的希望
  记者:提起阿富汗,我想起一则故事:1993年2月,中国驻阿使馆工作人员因战乱从喀布尔撤离,两位阿富汗老人冒着生命危险在使馆守护了8年。对于我们来说,阿富汗是既熟悉又陌生的国家。《无规则游戏:阿富汗屡被中断的历史》讲述了怎样一个故事?对于我们又有哪些启示?
  吴玲霞:《无规则游戏:阿富汗屡被中断的历史》开篇就写到了阿富汗人一项重要的传统游戏“布兹卡谢”。这是中亚草原上的战斗游戏,这项游戏没有队伍,没有人数限制,也没有控场的裁判,甚至没有犯规的概念。选手们只为个人荣誉而战,行为的约束全靠传统和自觉。
  “布兹卡谢”成为这个国家最大的隐喻。胡赛尼笔下的“追风筝”是一场没有动物参与的“布兹卡谢”,而世界各大强权把这里当作竞技场所进行的一切战争和博弈,则是一场更大规模也更加惨烈的“布兹卡谢”,一场无规则的游戏。这正是书名中“无规则游戏”的由来。
  在阿富汗人眼中,“阿富汗高高在上的私权力、根深蒂固的部落文化、走火入魔的激进思想、错综复杂的地缘政治……这些就像是分裂了一地的碎刀片,散落在茫茫山野之中。”巨人再壮,到了这里也是举步维艰,绝无可能一一战胜,最后只能灰溜溜地走。在这个逆天的国家,不团结竟然成了一种特殊的力量。
  阿富汗建国以来,其在民族国家构建、追求现代化的历程中,兜兜转转,如今却深陷古典与现代文明的洼地,撕裂不断、悲歌不停。但安萨利选择乐观,他在阿富汗的艺术和人民那里找到了积极的可能,甚至将对阿富汗的期许寄托在了更广阔的天地之中。“如果阿富汗能成功地将国内的众多民族融合成一个具有凝聚力的文化整体,那么,也许这个星球也会有希望。”阿富汗这个国家的昨天没有结局,明天仍未可知。我们选择相信,这世界上每多一个更懂阿富汗的人,那里就会多一分重见曙光的希望。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
  记者:前不久,一则“牛跪地拜别主人”的视频登上微博热搜,网友纷纷讨论,动物也会分工合作,会思考,会等待,也有感情,几乎人类所有的行为都可以在动物身上找到答案。在您看来,《动物知道人性的答案》是怎样思考动物与人性,又是如何探寻自然与社会的关系?
  姚莉:几千万年前,地球上三分之二的动物物种灭绝,爬行动物的辉煌一去不返,原始哺乳类动物得以存活。之后又历经几百万年的物竞天择,为了适应新环境,栖居在树上并习惯攀爬的猿类开始在地面上活动,学习双足行走,从而避开了灭绝的危机,人科动物的历史从此开始。
  回顾人类进化史,最起码可以看到两个事实,一是人类有诸多的局限。例如依靠自身的力量在天空中飞翔,人是做不到的。二是适者生存是指人对于环境的适应。人类之所以能活到今天,是人类适应环境的结果,并不是环境适应人类的结果。
  温情不止是人类独有。以企鹅为例,雌企鹅下蛋,雄企鹅孵蛋,养育孩子的重担由它们共同分担。独自孵蛋的四个月,雄企鹅只能依靠冰雪存活,即便体重减轻了一半,它们仍坚持不把胃里的食物消化掉,而把这些仅存的流食喂给自己的孩子。在壮观的企鹅社区中,雄企鹅的数量其实不多,因为它们在三四个月的时间里不能吃任何东西,所以死亡率是很高的。父爱如山,动物不比人类逊色。
  “如何交朋友;如何跟其他人在互惠的基础上建立合作关系,以及如何识别和惩罚欺骗者;如何建立有效的政治联盟,从而使得自己能击败对手、赢得地位;如何在短期择偶关系中寻找和选择有意愿的配偶;如何与某个异性建立长期择偶关系,以便成功地进行繁衍和养育后代……”这些社会学的重要命题早被猿猴娴熟上演。猿猴的把戏其实是人的把戏,猿猴的关系也就是人的关系。
  “地球提供了生命演化所必需的条件,生命群落的恢复力和人类的福祉依赖于:保护一个拥有所有生态系统、种类繁多的动植物、肥沃的土壤、纯净的水和清洁的空气的健全的生物圈。”(《地球宪章》)
  《动物知道人性的答案》使我们明白,地球是巨大的花园,人类只居小小一隅。在生命面前,“没有谁是一座孤岛,没有谁可以自全”。同时也可以让更多的人关爱野生动物,明白生态文明的尺度在于人和动物之间的距离。

相关热词搜索:希望光明

上一篇:听那一声春雷
下一篇:去书中找寻答案